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在中国失传千年,一部纪录电影将传统乐器尺八带回故土

电影评论 时间:2019-05-30 浏览:
自宋代被笛箫取代之后,宫廷雅乐的主要吹奏乐器尺八便逐渐边缘化,在中国几近失传。一部名为《尺八·一声一世》的纪录电影,将这门小众古乐带回故土。尺八诞生于

自宋代被笛箫取代之后,宫廷雅乐的主要吹奏乐器尺八便逐渐边缘化,在中国几近失传。一部名为《尺八·一声一世》的纪录电影,将这门小众古乐带回故土。

尺八诞生于中国,管长一尺八寸而得名,取竹尾端制成,中通无底。作为传统吹奏乐器的一种,尺八的音色表现力丰富,苍凉辽阔,悠远柔美兼而有之。唐宋时期,尺八由遣唐僧传至日本,在日本改良传承至今。日本正仓院迄今保存着我国流传的唐式尺八。二十世纪,尺八由日本音乐人广泛运用于流行音乐,其声名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传扬。

在中国失传千年,一部纪录电影将传统乐器尺八带回故土

《尺八·一声一世》导演聿馨正是通过日本尺八演奏家佐藤康夫的成名作《宙》,第一次了解到这门乐器。这位曾任美国道琼斯通讯社中国区总经理、协助丈夫古永锵创立优酷的女强人,在过去十年一直过着相夫教子的家庭生活。在最迷茫的时候,聿馨听到了《宙》。她清楚地记得那天黄昏,高架上沿路下行,夕阳在眼前,路刹那变得宽阔。她被尺八的乐音瞬间击中,那种自由而辽阔令她豁然开朗。第一次接触这门古老乐器,聿馨便决定将它介绍给更多人。

《尺八·一声一世》将于5月31日全国公映,并将作为大象城市影展的开幕片与《上海的女儿》等六部纪录片与观众见面。

纪录电影、冷门乐器、小众特质,使得聿馨在为影片寻需求发行方面费了一番周折,屡屡碰壁。她告诉第一财经,她并不担忧观众热度:“尺八是深藏在泥土中的宝贝,它本身就拥有光芒,只是没有人发掘。我不怕大家看不到它,尺八的乐音、演奏者的故事打动了我,我相信它一定会打动所有人。”

最初,聿馨的想法是为尺八立传,以溯源的方式介绍它的前世今生,在走访十多位尺八艺人的过程中,她被这些传承者的故事所打动。这些来自中国、日本、美国的尺八演奏者、制管师、初学者,每个人都因为与传奇乐器结缘而迎来了新人生。聿馨镜头记录了佐藤康夫、小凑昭尚的演奏现场,在中国教授尺八的教师蔡鸿文,90后初学者徐浩鹏也进入了她的视野。

在日本,尺八技艺以家族传承的形式延续。佐藤康夫与小凑昭尚出生在尺八世家,佐藤康夫的祖父是第一代尺八演奏家佐藤锦水,兄长继承了尺八的家族技艺,而他本人师从演奏家三桥贵风。三桥是动漫《火影忍者》主题曲主旋律的演奏者,也是当今知名度最高的尺八演奏家与创作者之一。

尺八的研习枯燥而艰难,每一位演奏者的学习生涯都伴随着血泪。它的吹奏方式特殊,需要不断调整气流的角度才能够吹出特定音符,这种通过“摇头”的方式调整音高与音色的技巧被称为“沉浮”,也是判断尺八技艺水准的重要指标。仅仅是吹响尺八,就需要天赋与苦练。

两年多的拍摄,近一年的筹备与后期,聿馨与尺八结缘有三年了,但至今无法吹响尺八,甚至有些时候难以分辨它和笛箫。只有当它在吹奏出气冲音,以强有力的气息鼓动,爆发出能量感的乐音时,她才能够确认这是尺八而非笛箫。“也许是因为尺八是有根的乐器,它是从土里长出来的,任何有根部的乐器都是有生命力的。”

在中国失传千年,一部纪录电影将传统乐器尺八带回故土

吹奏技法之难、制作流程之精细繁复、造价之高昂,注定了尺八是一门小众乐器。从选材开始,一片竹林中往往只有一到两根符合标准,存放三五年后保持不裂开,才达到打磨制作的标准。每根尺八都需要手工制作,一边吹奏一边调试,每一支独一无二,无法和其他乐器一样实现量产,也因此竹制尺八造价高昂,一根入门级的尺八售价便在5000元左右。在日本,尺八也面临着边缘化的危机。

拍摄这部纪录片的时候,聿馨了解到,中国真正学习尺八的不足百人,得到一支真正的尺八是每个初学者的愿望。90后尺八爱好者徐浩鹏也是听到佐藤康夫的演奏之后爱上了这门乐器,在自学尺八三年之后,他终于学会吹奏《宙》,但他没有见过一支真正的竹制尺八。

在中国,尺八爱好者主动承担起传播技艺的责任,在武汉音乐学院教授尺八的蔡鸿文曾经拥有一份优渥的工作,因为热爱尺八文化,他放弃飞机修理师的职业选择成为尺八制管师,同时教授尺八技法,如今的工资只有过去的十分之一,但他乐在其中。蔡鸿文是中国唯一的专业音乐院校尺八教师,他的学生也是第一批学习尺八的学院派。

蔡鸿文的恩师、将尺八传至美国的尺八演奏家海山,奉行随心所欲的生活方式,聿馨一直记得海山所说:“当你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,不必太多考虑地位和金钱,心无旁骛地热爱,美好的事情就会发生。”

拍摄中,聿馨创始的天人慧致公司签约了佐藤康夫和小凑昭尚两位演奏家,在促成二人中国巡演和纪录片路演过程中,她看到了尺八文化传承的可能性,越来越多年轻古风爱好者开始关注这门失传千年的乐器。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命题太大,聿馨希望能够有更多人了解尺八,爱上尺八。“我希望它作为中国传统乐器能够延续下去,不要消失。我想让更多人知道它的独特魅力,感受它的伟大和美妙,也让大家对传统文化有更大信心。”

责编:李刚

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。未经第一财经授权,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,包括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。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。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:021-22002972或021-22002335;banquan@yicai.com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