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都说白石老人“抠门”,但他对徒弟一点也不抠!!

性情 时间:2018-11-30 浏览:
不过如果你看了齐白石对徒弟如何不抠门,你就会了解齐白石对艺术是多么敬重,在这方面他从不抠门! 徐悲鸿转达此事,李可染说:“齐白石早已是我的老师了。”他

都说白石老人“抠门”,但他对徒弟一点也不抠!!

关于艺术大师齐白石老人,坊间流传着许多段子,说他如何如何抠门,这几乎是除了齐白石的虾之外,大家所乐谈的第二件事儿了。

卖画出了名的抠门

齐白石家的客厅里,很少挂画,墙上挂的全是润格笔单:“四尺12元,五尺18元,六尺24元,八尺30元,册页折扇每件6元”;“题上款者加10元”;“花卉加虫鸟,每只加10元,藤萝加蜜蜂,每只加20元”。他还特别注明,减价者亏人利己,余不乐见。明码标价,条框分明。

齐白石卖画时特别抠门,对于价格他锱铢必较。有人来买草虫画,老人回答:“年纪老了,眼光不好,工笔草虫不画了,真是对不起价格,没有了。”买画人再次请求。老人看其有诚意,就半晌才说:“有是有一部,不过是太太藏起的,不知她肯不肯卖。”买画人更急了,他就拉直嗓门:“有位贵客要看看你那部草虫册页哩。”齐夫人在房中说:“这部册页是不卖的。”老人又大声说:“贵客看中得意,能出大价钱哩。”价格就在这一问一答中被提高了。

不过如果你看了齐白石对徒弟如何不抠门,你就会了解齐白石对艺术是多么敬重,在这方面他从不抠门!

都说白石老人“抠门”,但他对徒弟一点也不抠!!

将最珍贵的印泥赠与徒弟李可染

齐白石有上好印泥两盒,六两一盒,价值等金,乃珍爱之物,1957年,齐白石已是90多岁高龄,一天李可染去看老师,临走时齐白石说:“可染,等一等,我有东西给你。”

老人打开柜子,从里面拿出一盒印泥,说:“你拿去吧!这是最好的西洋红印泥。”李可染惊愕地说:“老师这么好的印泥我不敢收,还是老师留着吧!”齐白石说:“一定要拿去,有一天老师不在了,你盖印用印泥时还会想起老师……”

后来,李可染往往是在画出令自己很满意的作品时才愿意使用这盒印泥,他一直把这盒稀世印泥当作是恩师的奖励,自认只有满意的作品才对得起齐师的重恩。

都说白石老人“抠门”,但他对徒弟一点也不抠!!

齐白石将晚年收弟子视为人生一大快事,对可染十分推重。他曾画《五蟹图》送给可染,上面题句:“昔司马相如文章横行天下,今可染弟书画可以横行也。”可染画一幅写意人物《瓜架老人图》,画的是一位老人在瓜架下乘凉打盹,整幅画超脱秀逸,卓尔不群。齐师看后,连连称赞,题句曰:“可染弟画此幅,作为青藤图可矣。若使青藤老人自为之,恐无此超逸也。”还在《耙草歇牛图》上题:“心思手作,不愧乾嘉间以后继起高手,八十七岁白石丁亥。”

李可染对齐师有深厚的感情,直到晚年仍念叨着齐师。他多次提及:“我在齐白石老师家学画10年,主要学他的创作态度和笔墨功夫。”

都说白石老人“抠门”,但他对徒弟一点也不抠!!

看中人品才艺,不拘于世俗礼仪

李可染很敬重齐白石,在齐白石答应收为徒弟后特别兴奋,准备找几个朋友,请一下客,给老人家正式行个拜师礼!但因为家里穷,想要攒些钱下来过一段时间好请客!但齐白石却有点“坐立不安”了,过了数日,尚未见李可染前来拜师,他问徐悲鸿:“你说的那个李可染要拜师,他到底拜还是不拜?”

徐悲鸿转达此事,李可染说:“齐白石早已是我的老师了。”齐白石误解了,心情郁闷,不时地对身边人念叨。其三子齐子如马上找到李可染,说老人家生气了:“李可染这个年轻人,他不会拜我做老师的,他的成就,将来会很高。”听到这句话,李可染急忙去见齐白石,解释原因:“我没有什么东西孝敬您老人家,不敢行拜师礼。”并言及拜师必得请郭(沫若)老和悲鸿先生在场主持,必得隆重。齐白石心直口快,连声说:“什么也不需要,不用你花钱,我有钱。”

李可染茅塞顿开,当天在齐老第三子齐子如陪同下执弟子礼。

都说白石老人“抠门”,但他对徒弟一点也不抠!!

李可染回忆恩师齐白石

一九一九年,我这个穷乡下人来到古都北京,靠半工半读或租拉“洋车”维持生计,很不容易进入了国立艺专西画系,但我更爱土生土长的国画,很想拜一位国画老师。可是,当时画坛死气沉沉,盛行临攀“四王”,陈陈相因,悲鸿先生对我说:“唉,文止于八股,画止于四王啊”。

当时我得知一位不太出名,却很有创新精神的老画师,就是齐白石先生。我贸然前去拜访,一见到他就说 "我爱您的画,想拜您为师,不知能不能收我,现在我是个穷学生,也没什么礼品孝敬您。等将来我做了事再好好孝敬您老人家吧。”

齐老欣然应允了,他知我穷,不收学费,那年我二十六岁。日后齐老师忆及此事,感慨良深,还赠我一首诗“怜君能不误聪明,耻向邯郸共学行。若使当年慕名学,槐堂今日有门生。”

都说白石老人“抠门”,但他对徒弟一点也不抠!!

其实,我不仅尊崇齐老师的画品,更尊敬他的人品,他一生只知砚田耕作,靠自食其力度日。那时因国家动荡,钞票骤然变成废纸乃是常事,齐老师不知丢了多少血汗钱才想到要买黄金。他不瞒我,让我看买来的黄金,我很吃惊“金子还有绿色的吗”,老师明知又吃了亏,还不敢声张,生怕惹祸,真是哑巴吃黄连,苦在肚里。

都说白石老人“抠门”,但他对徒弟一点也不抠!!

记得有一次齐老师问我:“苦禅,你从不问我要画,你不喜欢我的画了吧。”我连忙说:“不是,我看您一只手养活一大家子人吃饭。您教我画画,让我看您动笔,又不收我学费,已感激不尽了,哪忍得再向老师要画。”老人很感动,当即送我一幅“不倒翁”精品。我在齐老师门下三十四年之中,齐老师主动赠我五件作品,还赠予李燕一幅 "世世太平图" 。老师赠我的书画、印章一直珍藏身边,穷到什么地步也没有卖过一件。

都说白石老人“抠门”,但他对徒弟一点也不抠!!

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用之有度。齐白石老人珍惜自己的画作,锱铢必较,希望卖个好价钱,这种爱财,真实、清白、朴实,显得更富有人情味。

相反,他对学生很大方,从不计较钱财,免学费,送印泥,送画作,足见他对弟子的舐犊之情,惜才爱才之意。

这样的白石老人,更见真性情,也更加可爱、可亲、可信!

来源:书画新风景、

齐白石的抠与不抠